首页 / 汽车资讯 / 正文

零碳排放的追求, 2025年后或将迎来FCV的春天

汽车资讯 5 天前

“整个FCV车辆的成本如果能降到和传统燃油车成本相同的话,估计会在2025年以后。”11月22日,在广州车展本田展台上,本田Clarity FUEL CELL 动力总成开发助理负责人安藤章二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当天,本田携全领域电动化产品及ICV领域最新成果亮相广州车展。其中,搭载了终极环保技术的氢燃料电池车“CLARITY FUEL CELL”及新型电池堆技术作为本田在燃料电池汽车领域的杰出代表,在此次车展上成为了展示重点。
相关信息显示,CLARITY FUEL CELL是本田自2016年开始销售的Clarity系列FCV汽车。这款车最大的特点是充氢时间非常短,只要3分钟就可以实现750公里的续航。同时,由于本田对于动力总成实现了一个小型化,节约了很多空间,最终实现了车辆驾驶能够乘坐5人,封装效率得到大大提高。
安藤章二认为,这款车对于消费者而言最大的吸引点就在与它充氢时间短、续航的距离完全和传统燃油车别无二致,以及它是完全零排放二氧化碳。“尽管这款车燃料使用的是氢气,但是从各方面的使用便利性来说,都可以达到和燃油车同等的便利程度。” 谈到氢燃料电池的便利性时安藤章二如是说。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也回应了外界对于氢燃料电池汽车最大的疑虑。放眼全球市场,不同车企根据自身的发展,规划了几种不同的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其中包括纯电动、油电混动、插电混动、增程式电动车以及燃料电池,而在这其中,外界对于燃料电池车的争议最大。原因是因为,相对于其他技术路线,燃料电池车的优势和劣势都相对明显。优势是燃料电池具有能量高、真正零污染的特点。(无论是插电式还是纯电式,归根结底无不依赖于火力发电,但氢燃料电池车是通过氢氧化学反应的燃料电池组为这款车型提供动力,和化石燃料不产生直接联系,因此对环境自然更加友好)有业内人士认为,它作为一种高效的技术路线,有望在长距离续航和商用大功率场景有很大的应用空间。也因此,很多企业将油混、插混、增程甚至纯电动汽车作为过渡选择,并表示氢燃料电池才是“终极新能源汽车解决方案”。相关信息显示,目前丰田、本田、现代、奔驰、通用、奥迪、日产、宝马、长城等世界知名车厂也在不断的跟进对氢燃料电池汽车的研发。
但作为劣势,氢燃料电池目前因为技术和成本的原因仍难大规模商用。它主要体现在几方面,一是氢燃料电池技术本身,因为氢燃料需要在低温或者高压条件下储存或者运输,保障它的安全性存在难度。其二则是,因其需要高压、低温和特别防护的储存罐,导致体积庞大,也给燃料电池汽车的使用带来了许多不便。最后,是加氢站建设成本高、推广难度大。安藤章二认为,未来氢能源汽车的普及可能就在于相关的比如加氢站能够建设到一个怎样的程度,还有车辆的价格/成本能够控制到什么的程度,这是两大关键点。同时,他也表示,目前本田已经从技术上对这些诟病进行了最大优化。
首先是燃料电池的小型化,安藤章二介绍,CLARITY FUEL CELL所搭载的动力总成整体尺寸,和本田推出的6缸发动机动力总成的尺寸基本是一致的。正是因为尺寸大大的压缩,实现了小型化,所以才能把它安装在前发动机舱内,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调整,也为驾驶舱提供了更宽敞的5人乘坐空间。更多信息显示,与上一代产品相比,虽然此次展示的氢燃料电池电池堆的体积缩小了33%,但它的发电性能提高了1.5倍,燃料电池单元变薄了20%,同时这个电池堆输出密度也达到了目前世界最高水平的3.1KW/L。此外,在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推广上,本田技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R&D中心动力总成开发部部长多多良 裕介以本田在日本市场的经验,对中国市场也提供了一些借鉴。他表示,在日本购买氢燃料电池车辆会有一定的补助。同时,在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国家也会给予一定的补贴,他介绍,“目前日本是产业、政府、研究机构三者一体,共同协力推进氢能社会的建设。同时日本已经把氢能社会的建设作为一个国策,所以整个社会是围绕在这个政策之下来积极推进各种氢能化的建设”。事实上,随着燃料电池产业发展逐渐成熟,中国在燃料电池领域的规划纲要和战略定调已经出现苗头,政策也从产业规划、发展路线、补贴扶持和税收优惠等全方位支持燃料电池产业发展。其中,在产业规划方面,2016年10月,汽车工程年会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中指出,到2020年燃料电池汽车在公共服务领域的示范应用要达到5000辆的规模;到2025年,实现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推广应用, 规模达到5 万辆;到2030 年, 实现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大规模推广应用, 氢燃料电池汽车规模超过1百万辆。
“任何一个新技术在它的初期研发阶段,成本会相对比较高,那同时相应来说,目前本田推出的氢燃料车辆本身销售数量也还偏少,所以说,按照日常模式的通过量产化降低成本的方式,目前还不能得到应用”。同时,安藤章二从技术研发人员的角度出发,他判断整个燃料电池车辆的成本如果能降到和传统燃油车相同的成本的话,估计是要在2025年以后的阶段,届时燃料电池汽车的春天也会到来。“我们会为实现这个目标持续的为降低成本进行研发和工作”。